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100炮捕鱼机 > 蜻蜓兰属 >

因盗采兰花而被判刑的案例也屡见报端

归档日期:09-14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蜻蜓兰属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确实,随着这些年对生态环境的日益重视,雾灵山保护区内的珍稀物种无论在规模还是在数量上都有所增加。此前历时五年多,保护区工作人员与志愿者走遍山区刚刚摸清了植物“家底”,收集记录了保护区内的植物739种,其中仅北京市重点保护植物就多达52种。地处北京、天津、唐山、承德四城市之间,雾灵山也是燕山山脉的主峰,最高海拔2118米,1988年5月晋升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目前保护面积为14246.9公顷,植被覆盖率高达93%,被誉为“华北物种基因宝库”。

  那么,雾灵山发现蜻蜓兰了,在北京哪里还能看到野生兰花?估计仍然不太容易。

  除了雾灵山发现的蜻蜓兰,《北京植物志》记录到的很多野生兰花品种多出自门头沟。记者联系到北京百花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负责资源保护的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:“2018年北京市记录到的野生兰花品种共24种,百花山国家自然保护区占了八成。总体来说,百花山保护区内的野生兰花品种数量相对稳定。”

  对于雾灵山首次记录到蜻蜓兰的说法,刘华杰向记者提供了一个新线索,“其实以前北京很多地方都有蜻蜓兰,门头沟的百花山,密云,怀柔都有,现在比较少了。”

  新京报讯(记者 王纪辛)新京报乡村频道此前报道过,雾灵山自然保护区目前记录在册的植物达739种,其中国家级重点保护野生植物23种,并首次记录到北京市二级保护植物兰科植物“蜻蜓兰”。那么,“蜻蜓兰”到底是什么植物?7月24日,新京报记者就此专访了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、知名博物学家刘华杰,由蜻蜓兰说起,一直聊起了北京市迄今为止记录到的共24种野生兰花品种。可惜的是,大家现在能看到的野生兰花越来越少,专家也在此通过乡村频道呼吁游客,看到漂亮的兰科植物千万别起意采掘,不但摘回去肯定活不了,甚至可能面临刑事责任。

  刘华杰表示,“现在整个北京地区包括蜻蜓兰在内的兰科植物,确实越来越少见了,原因是多方面的。”

  《北京植物志》初版前言介绍了该书编撰背景。1958年8月由北京师范大学生物系“在广泛调查、采集的基础上,经过研究整理,完成了本书初稿的编写工作。后来,由于北京市区扩大,我系植物组师生一百多人又进行了大规模的野外工作,收集了大量的标本和资料……在1960年元旦胜利地完成了本书的编写工作。”由此可以推断,1958年,在密云地区就已经发现蜻蜓兰了。

  虽然百花山寻觅到了野生兰花的踪影,但是,百花山的工作人员仍然遗憾地说,“原来记录到的十字兰目前在北京境内都找不到了,山里经常有旅友随手采摘花草,或者人为采挖,造成了野生兰花减少。”

  刘华杰强调,“能见到蜻蜓兰,就说明这一带生长环境还是非常好的,生物多样性还是比较不错的。”

  蜻蜓兰2到3片互生叶片,叶倒卵形至椭圆形,宽在3厘米以上;花瓣斜椭圆状披针形;唇瓣基部两侧各具1枚三角形的小裂片。总状花序,多花,花小形,常黄绿色。对于蜻蜓兰的“颜值”,刘华杰的评价是,“长得一般,但是,蜻蜓兰是指示性植物。”

  记者随后在《北京植物志》1984年修订版下卷兰科一节中看到,蜻蜓兰属在北京有2种,分别是蜻蜓兰和小花蜻蜓兰。对于蜻蜓兰的记述是这样的:“北京见于门头沟区百花山和密云、怀柔等区、县,生于林下和山坡上。”“小花蜻蜓兰是在北京海淀区金山被记录到,生于林下和泉水边。”

  刘华杰分析,“可能是人为干扰,但也有气候变化等原因。兰花很美,人们见了兰科植物就采挖。比如以前云南森林里到处都是兰花,现在基本也见不到了。在云南地区被人为采挖破坏的现象很严重,主要挖去做药材。一般游客出于观赏养殖的目的,见到兰花就采,蜻蜓兰还不算好看的,北京地区最好看的,是大花杓兰和紫点杓兰,这两种兰花如今在雾灵山也都能看到。事实上,野生兰花采挖回去也是养不活的。”

  记者联系到河北雾灵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获知

本文链接:http://rloutlets.com/qingtinglanshu/2.html